從‘窗口’看天一

2020-03-30 分類:天一資訊 閱讀:

#企業訪談實錄|信陽報道#

采訪信陽天一美家有限公司,是我本次企業復產復工情況隨訪調查的第一站。

1.jpg

2.jpg

本次采訪時,登記、量過體溫后,進入“天一美家”的廠區

蔡總帶我來到了會客室,我開門見山引出今天的采訪話題。“蔡總如果可以,就先介紹一下咱們企業好嗎?” 年輕帥氣的蔡總稍稍坐定后,便落落大方地開始受訪。“天一美家是信陽最早一批入駐信陽家居小鎮的企業之一。

2012年開始建設廠房,2014年建成投產,并正式掛牌。信陽天一美家隸屬于廣東天一美家家居集團有限公司旗下分公司,在信陽分別有天一窗業、天一紅木。天一窗業主要針對房建工程的訂制門窗,下面又有一個小分支,是制作木窗。天一窗業作為信陽市93家重點企業之一,積極響應政府號召,是最先復的工。天一紅木主要訂制紅木高檔家具,因為員工有一部分外地人,比較分散,目前還沒全部開工。我們企業的入駐,帶動了周邊鄉村的就業,減少了勞動力的流失,也為家鄉的經濟建設添磚加瓦。”

3.jpg

榮譽墻

他有條不紊的介紹著,我借著話題繼續發問:“咱的用工情況咋樣?”蔡總回答:“工人都是附近的村民,有不少是貧困人群,大多來自農村缺少勞動力的家庭。我們早一點復工,既解決了一部分工人的生活困難,也為地方政府減輕一些負擔。”蔡總簡單地思索了下下說道:“車間這塊做鋁窗的有40人;木窗有32人,因有外地的,目前復工的只有十來人;辦公室有20多人,大致有百十人。”

他繼續道:“我們廠的正式復工,是從3月1號開始算起。最早信陽市政府要求從2月20號起準備復工。我們防疫隊伍要組建,原材料要采購,防疫部門要來驗收,2月27號提前通知人員到崗等,幾經批復和緊張籌備,3月1號才正式復工。”他說得很詳細,然后又開始介紹:“當時是想滿負荷復工的,因為今年訂單量比較大,疫情又耽誤一個多月,就是為了趕這個工期。我們跟建業集團簽有合同,基本上80%的訂單來自建業,還有東方經典,河南七院等。去年做了16萬平方的門窗,今年可望突破22萬平方,面積是可觀的。受疫情的影響,長時間的停工,損失了兩個月的黃金時間,后期我們會加班加點,加強人員配置,來提高產量,保證鋁窗貨源的供應。”

4.jpg

天一美家復工會議

他對復工復產情況了如指掌,想必工作上也是一把好手。于是,我把話鋒一轉,開始問到日常工作:“咱每年的產值大不大?”他神情若定的說:“我們幾天前做了一個數據,今年上半年產值有望突破一個億,去年做到了7000多萬元。我們公司的規模也好,生產能力也好,都是羊山新區的納稅大戶。我們董事長叫程一,固始人,才四十七八歲,年輕有為。早年在廣州那邊做家具行業,白手起家,成功創業。2012年趕上羊山新區大擴建,天一企業需要謀求新的發展,也是響應市政府的號召,他就回到家鄉投資興業,想為家鄉信陽貢獻綿薄之力吧!”

蔡總的善談,也讓我知道他背后的程一董事長,是怎樣的精明強干,而又熱愛家鄉信陽。看著眼前的年輕人,跟著“程董”不斷自我打拼,我由衷的投去欽佩目光。“恕我眼拙,你今年沒有40歲吧?”他一下笑了出來,并連忙解釋:“沒有沒有,我今年才28歲。”“哈哈哈,真年輕啊!不好意思,因為戴著口罩,竟然沒看出來。”

5.jpg

與蔡總交流

蔡總若無其事的又跟我聊了起來:“我也是固始人,大學畢業后,一開始在駐馬店工作,做的是土木工程,后來想想還是回到信陽老家來,才進入這個企業。作為一個年輕人,肯定是希望家鄉發展得越來越好吧!”蔡總的熱戀本土和家鄉情懷,顯然不亞于他的程一董事長。天一窗業能有這樣一支干事創業的年輕隊伍,何愁沒有發展的未來?我這樣想著,眼前不由得也跟著樂觀起來,但還是壓了壓情緒,繼續略帶謹慎的問他:“企業的日常管理全交給你了?”他出人意料的回答:“不是的,我上面還有總經理,我在下轄的總經辦,主要負責公司日常的生產運營。公司下面有十來個項目,我要保證每個項目的供給充足,就是原材料的需求供應,我是負責生產調配的輔助工作。”

6.jpg

“今年因為疫情原因,原材料都普遍漲價,對咱企業有一定的沖擊吧?”我再次發問。蔡總不假思索的說:“是有一定沖擊。我們是做鋁合金窗戶的,說到底主要還是原材料問題,這個占主導地位。我們的鋁材供應量,相當于門窗供應量的46%,體量這樣大,還是要看期貨市場。疫情的影響,可能對后期的鋁材期貨市場波及比較大。原材料采購,相對來說要投入的資金量也很大,去年我們鋁材需求量是1120噸,今年鋁材需求量將是1600噸。剩下的就是五金供應,供貨方是我們一個長期戰略伙伴,因合同在先,原材料基本上沒漲價,對我們企業來說,這一塊的影響不是很大。”這些回答,讓我難置可否,畢竟“隔行如隔山”,身為外行人,我不好評判他說的是否有道理。想到這里,我也感嘆道:“作為企業來說,生存的確是個大問題!”

蔡總似乎也持贊同態度:“是的,企業得以生存,員工的生活才會好一些。我們每年在附近招募的工人,也能達到100多人,等于幫了不少當地人。”我就勢又問道:“這些工人都經過培訓吧?”他的回答是肯定的:“是的,天一窗業是個體量產能都很大的企業,它不是純手工作坊,不是工人來了什么都會,要涉及到機器設備的操控,必須每個工人都要經過崗前培訓,主要還是由車間主任,還有下面班組長進行,技術成熟后再分班分組,也有以老帶新的。”說完似乎想起什么,他又接著說道:“工人的工資待遇是底薪加提成,定有工資基數,再加產能、質量,這有利于提高員工的積極性。”我點頭表示同意。企業管理的精髓,首先就是薪酬管理,它像一把萬能鑰匙,能打開多把鎖。

復工后工作場景

我挪了挪坐姿,整理一下思路,又開始言歸正傳:“兩個月的疫情對你們的影響,如果用指標數字來表述,損失能大到什么程度?有沒有一個具體的數字?”

蔡總緩了口氣,說話時還順便加了手勢:“疫情影響的兩個月,我們在不動的情況下,光是人員工資和場地費用,兩個月的損失就將近300萬;再加上產值損失,保守的估算,光是車間產值這部分,每月正常情況下,可達到1.2萬平方,每平方均價是560元左右,這又是數百近千萬元的損失。但是,這是一個不可抗拒的影響。我們的上游企業,供貨方沒有貨源供給,下游企業沒有回款,復工時公司又面臨原材料采購,肯定要加大資金量的投入,所以在資金周轉上,就有一定的鏈條短缺和困難,我們也無法抗拒,只有積極自救,互相取暖。同時也在積極創造條件恢復生產,以保證工廠的正常運轉。所以政府下達文件以后,我們就積極響應,抓緊復工。”

他的話像被戳中我們共同的痛點,讓人心塞。可是疫情來了,誰都難逃一劫,尤其是“船大難調頭”的企業。“那么像今年企業這種情況,咱國家和地方政府在政策支持上,有沒有具體的說法?或者說承諾什么的,有沒有?”我沒忍住繼續發問。他并沒一點沮喪表情,反而提高聲量繼續談道:“據說從2月份開始,政府有一項政策,企業部分的社保金,政府可能免收,用以減輕企業疫情損失的壓力。因為有這方面要求,我們正在積極申報。企業職工社保這部分負擔,如果算下來,按我們每人每月須交社保金1300元左右計算,廠里近百人,就已經不少,具體由財務人員在落實。”接著,他略顯興奮地告訴我:“因工廠處于停產狀態,考慮到員工都是附近農民工,沒法上班,也沒其他經濟收入,生活又都比較困難。

我們程一董事長作為對員工生活的一個支持,采取的措施就是,從2月份這段時間的疫情開始,每人每天按50元的最低生活保障來發放,以解決員工的基本生活。這是企業額外的一份支出,可視為企業文化的一部分吧?”沒錯,一個企業自身陷入泥沼之時,還能想著自己的底層員工,還能扶助照顧那些貧困人群,這不是一種溫暖和諧的“福祉文化”,還會是什么?

11.jpg

規范的車間

我被天一公司的細微之舉感動著,情緒也多少受些感染。但是,采訪還在進行時,又不能被這種情緒所干擾而中斷。“記得復工時疫情還很緊張,你們都是怎樣做的?有疫情嗎?請你再談談。”

蔡總立刻明白我要問的,他再次展開這一話題:“疫情確實造成人心惶惶。準備復工前,我們就按新區要求,做了好多工作。一是根據《河南省企業單位加強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防控工作指南》,制定了《疫情防控方案》;二是建立了層層組織,落實責任人;三是消殺防疫與信息管理,物資保障與應急處理,生產策劃與人員動態管理,都已具體到車間,辦公室,食堂到宿舍,到車輛到人,進出人員一律戴口罩,量體溫,車輛消毒等,減少人員密集性接觸;四是加強防護衛生知識宣傳,對疫情不恐慌,不亂傳,保證安全、健康、有序的恢復生產。”

13.jpg

干凈衛生的食堂

他的思維慎密,又如數家珍,或是胸有成竹,著實令人嘆服。他繼續補充說:“另外,我們復工后的3月16號,區委陳延虎書記,區工委鄭勇主任等領導,還專門來美家等部分企業檢查復工復產和安全生產情況,要求我們嚴格執行復工標準,保障疫情期間生產人員安全。還幫我們協調解決了一部分防控物資,為企業抗擊疫情,緩解不小的壓力。”他對新區領導的到來,還是有點心花怒放,時至今日,都還記憶猶新。

14.jpg

工作人員正在認真消殺

采訪接近尾聲,我最后問他:“今年在提高產值上,企業還有什么新打算?”蔡總信心滿滿的說:“首先是創新,技術創新。我們畢竟是高新企業嘛!要在行業里面積極去發現新的東西,創造新的產值,提高門窗技術研究,研制各地實用型窗戶。比如說:北方以保暖為主,南方的雨水多,要以防水,通風,防潮為主。”

雖毋庸置疑,但我還是忍不住的問他:“咱們有專門的研發團隊?”他突然挺了挺胸膛:“有啊,我們有一個專門的技術部門,下轄一批技術骨干力量,是一支陽光團隊,而且都是高學歷人員。作為90后,00后,要有時代的責任擔當,企業發展好了,員工的收入才有提升。”

15.jpg

科技型企業證書

企業是“中國制造”和強國夢的主體,更是一扇錚明透亮的“窗戶”。有了這層窗戶,我們不僅能觀測他們的過去,更能預知他們不遠的將來。時間不長的采訪拍攝很快結束,我便匆匆和蔡總作了道別。

會客廳

現代化辦公樓

無論是“蔡總”,還是程董,透過天一這扇“窗口”的亮色,我看到“天一美家”這個如日中天的制窗企業,正擺脫困境,化為生機;透過這個窗,我同樣看到一群追夢人,正撣一撣土,揮一揮袖,強勢走自出疫情造成的陰霾,揚帆啟程,志在耕耘,迎接它又一個嶄新的春天!


其他分類:行業資訊采購·攻略旗下部分門店工業系統產品知識

--- 責任編輯:天一美家高端家具 -- 品牌推廣部

版權所有http://www.fnbpc.com (天一美家別墅大宅家具) 轉載請注明出處

日本AV免费波多野结衣- 日韩波多野结衣电影-AV波多野结衣在线观看网站